- 傑斯仔 -

Tuesday, May 30, 2006

國儲

又係睇<財經>,開始佩服呢本雜誌,我敢肯定未來五至十年香港金融財經既雜誌會俾大陸完全取代。講內容,講深度,香港果d咩資本,本本都係垃圾。

國儲係咩?全名係中國國儲物資調節中心,呢個名,其實都唔係好知係乜。 咁國儲又做d乜?大概係為商品 (Commodities) 做對沖之類。

睇完覺得又係一個笑話。

話說舊年十一月,倫敦金屬交易所曝出國儲期銅巨虧事件。原來國儲進出口副處長,又名”明星交易員”劉其兵係九月既時候,大量拋出期銅空單。結果期銅價格由每吨3000幾美元一路升到3700美元,國儲仆哂街。

國儲守口如瓶,輸幾多無人知。但係今年5月英國<金融時報>引述國際銅市場人士話,國儲同另一家期銅空頭 Ospraie Management(規模達40億美元既商品對沖基金)對持有既空頭大量回補。該報認為,最近銅價大升其中一個原因係佢地大手買入。

國儲否認該報的指控,宣稱所有空頭已經係去年底結清。

<財經>記者去訪問國儲期銅既交易商、美國商品經紀 Sempra(倫敦金屬交易所第二大銅經紀),以了解事實。(按:我奇怪點解美國佬會夠膽講。第一、呢d係顧客資料,理應保密;第二、我相信國儲係佢地大客,無理由得罪大客。)

Sempra 法律部負責人証實,該公司為劉其兵的交易提供授信額度(Credit,即係借錢俾佢炒銅),原因劉是”代表國儲局操作”的”優質客戶”。

笑話開始

劉其兵賣空大蝕,經紀們開始追債,聯袂到北京與中國政府有關部門談判。”Sempra主管金屬交易在北京住了三個月”,欠債還錢本屬天經地義,中國政府理應承擔交易損失,但談判進展令經紀們覺得這想法已經不太可能。

Sempra法律部負責人稱,”雙方所簽的合同有仲裁條款。我們相信,根據該條款在英國申請仲裁的話,必然獲勝。但是,仲裁決定仍要獲得中國法院的認可方能執行,我們對此沒有把握。”

最後,雙方協議各自承擔一半的損失。<財經>估計,只Sempra 就要分擔約6300萬美元,而且還未計其他經紀的損失。


事件影響

無可否認,中國經濟發展迅速,在國際市場上資源商品價格極易受中國影響。因此,國家對相關物品作對沖無可厚非,但制度產權界定不清晰,灰色地帶太多,將令人無從適從。太多人以國家名義交易,就如國儲事件,外資一方面要與中國做生意,另一方面要防範中國的奇怪招數,交易費用大大提升。

大多國有資產只會阻礙經濟發展以及影響國家形象。唯一方法就是將國企等富有”中國特色”的組織進行市場化或私有化。

財經雜誌--証劵市場發展的選擇

讀後 Summary

大陸証劵市場愈黎愈唔掂,盈利持續下跌

總市值
2000年
上交所:26930億
港交所:47950億

2005年,4月
上交所:26800億
港交所:94160億

最大既問題
好既企業走得都走哂出黎,中石油、中移動、四大國有銀行等等

總之覺得自己有料到既公司都走哂黎香港
一來集資能力強,二來容易吸引國外機構投資者

原因:
老套之極。因為香港係國際金融市場、一流法制、嚴格監管、良好稅制、完善配套及市場流動性高。

解決方法:
以有股改

股改方法:

一、加強監管,提高透明度,打擊價格操控及內幕交易

  (呢一方面其實香港都仲未做到世界級,因有好多有問題既民企係香港上市,例如:新義州州長同上海首富既公司。)

二、放棄以行政調控股票市場,應以市場主導,形成理性預期

三、以優惠(作者原文:繼續超常規發展機構投資者)引入國外機構投資者

  (我反對,如此一來豈不是政府鋤弱(國內機構投資者) 扶強?如果有錢賺, 洗乜驚d大行唔黎?)

四、準備交易所公司化和上市(絕對要!)

  原來”中國的交易所既不是會員制,也不是公司制,而是從屬於監管部門的一個行政機構。”所以搞到無乜”活力”,唔似得我地香港咁巴閉,衍生市場交易量世界第一!(雖然我估散戶十個買十個輸錢,本人信奉林治先生,唔識所以唔掂)

Sunday, May 28, 2006

究竟香港係咪真係咁多衛道之士呢?睇住澳門開放賭牌之後經濟突飛猛進,作為一個香港人,有d心up。澳門旅遊業好似搞得好好,我想問,澳門除左有得賭之外,有咩好得過香港?

市場香港大好多,以人口計,同香港無得比。大家都同大陸咁近(始終賭業既大客係大陸人。暴發戶又好,貪官又好,香港人比起佢地,太理性啦。一次玩得果一千幾百,賭檯都費事開啦),打個和。

我n年無去澳門,上個月去左次,我搭船既經歷令我對澳門既制度大開眼界。

話說我同女朋友買左夜晚九點飛,但係澳門實在無乜野好玩,結果我地決定早走。打電話問過,船公司(經營往來香港澳門既船公司有兩間,分別係賭王同彤叔既,我唔記得左係邊間,但係相信兩間野係差唔多)話無得改時間,但係可以排隊摶下,如果有位淨既話就可以上船。

令人大開眼界既係佢排隊的制度。每十五分鐘有一班船,你想改邊班就係果班船既閘口出面排隊。諗諗下,咦,好似有d問題喎。因為如果每條隊都人多既話,你係有機會排好耐隊都上唔船。假設有五十個人排五條隊,你排4:15分果班,其餘四十個人每十個人排另一條隊,即係4:30有十個人、4:45亦都有十個人,如此類推。再假設每班船有九個位,即係每條隊都淨低一個人。

好勒,咁呢一個人上唔到船點算呢?排4:15果個要去到5:30果班!!因為其他隊已經 full 哂!一個聰明d既方法應該係統一排隊,而先到先揀坐邊班船。舉例,如果我4:00到係最早排隊既,我應該有權揀坐 4:15、4:30、4:45...而唔係4:15無位我又要去第二度排過!

我諗係香港應該無d咁白痴既方法掛?從小事可以睇到一個國家既制度,連我都知咁樣排隊係有問題,果度d人無理由唔知。究竟決策人係道做緊乜?有無人諗過 continuous improvements?呢d情況係香港發生,政府實俾人x到pk。

話說回來,我排隊既時候,前面有位男仕同我講,係澳門做生意仲麻煩,而且官僚得很。我無同澳門打過交道,無從得知。但見到澳門除左賭之外,好似無乜特別,只係心諗,如果香港開賭就好啦。

Saturday, May 27, 2006

Big 8

阿奶前幾日問我Big 6 係邊幾間,印象中係big 4加 ArthurAnderson 同 Coppers,好彩記得睇過本書講 Big X,八十年代係 Big 8!

拿拿臨搵返本書出黎先! 作者係 Alex Berenson, 書名The Nunber: How America's Balance Sheet Lies Rocked the World's Financial Markets。我學曉 ibank 同 CPA firms d賤野都係靠佢。

睇返呢本書,又真係學到唔少野。我終於明白點解自己咁抗拒做 accountant:

...Being promoted to partner was not unlike getting tenure, guaranteeing a job for life regardless of performance. During thr first 115 years afer its creation in 1865, Price Waterhouse fired only one partner.

同我最討厭既政府工差唔多,升職靠 Seniority,不過當然 competitive 好多,做到成隻狗咁。

講返Big 8

原來...我睇果本書係無 details 既,結果都係 Wikipedia

Big 8 (1970s-1989)

Arthur Andersen
Arthur Young & Company
Coopers & Lybrand
Ernst & Whinney (以前叫 Ernst & Ernst
Haskins & Sells (同Deloitte合併,變身 Deloitte, Haskins and Sells)
KPMG (又係合併,講到悶:前身係Peat Marwick InternationalKMG Group)
Price Waterhouse
Touche Ross

Big 6 (1989-1998)

Ernst & Whinney 同 Arthur Young 合併成為 Ernst & Young ,Deloitte, Haskins & Sells 又同 Touche Ross 合併成為 Deloitte & Touche。從此六分天下。

Big 5 (1998-2002)
Price Waterhouse 同 Coopers & Lybrand 合併成為 PricewaterhouseCoopers,即係依家成日講既 PWC。

Big 4 (2002-)

Arthur Andersen 幫手Enron 手做數,人地蝕錢佢又知/唔講。結果大家一齊仆街。最後淨返 Big 4。

所以依家既 Big 4 係:
Deloitte Touche Tohmatsu Ernst & Young KPMG PricewaterhouseCoopers